毒品類犯罪死刑有哪些辯護技巧

靠精神不能贏官司。刑事辯護不僅要有激情,有情懷,也要有技術。沒有技術,隻有激情和情懷,辯護就會變成空洞的呐喊。本文中我就談一談毒品死刑案件辯護中的一些技術,與大家交流探討。


今天交流的題目有三個關鍵詞,毒品犯罪、死刑、辯護


就“毒品犯罪”而言,全世界的共識是嚴厲打擊,我國也不例外。之所以如此,是因毒品犯罪的社會危害巨大,對國家、對社會、對家庭、對個人,有百害而無一利。一旦染上毒品,輕則傾家蕩產,重則人財兩空。從中央文件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武漢座談會紀要看,我國對毒品犯罪的嚴懲態勢將延續下去。在這種嚴打的思路之下,毒品案件的證據標準在一定程度上會降低,對瑕疵證據甚至是違法獲取的證據(比如刑訊逼供)的容忍度會大一些。也就是說,與其他案件相比,在重大毒品案件中,證據上的缺陷對定罪或者量刑的影響相對較小。不認清這個現實,可能會在個案的處理上過於糾結,忽略了重要事實,辯護就會出現偏差,甚至丟了西瓜,撿了芝麻。


第二個關鍵詞是“死刑”。死刑是一個沉重的話題,死刑的合理性、必要性時刻備受爭議。我國這些年在廢除死刑方麵做了許多努力。在立法上,刑法修正案八削減13個死刑罪名,刑法修正案九削減了9個罪名,總量不少,但作用不大,因為這些死刑罪名在實踐中基本是“死條款”,很少使用。在目前的立法狀況下,必須通過司法的努力來切實現實死刑的適用。司法實踐中,判處死刑的案件,主要有兩大類,一類是殺人類犯罪,包括故意殺人罪、搶劫殺人、綁架殺人等案件,另一類就是毒品犯罪案件。近年來還出現一個趨勢,那就是毒品實際判處、執行的死刑數量比例在上升。原因在於,殺人類案件,現在可以通過民事賠償、達成調解協議的角度少殺。對辦案機關來講,有一個出路和口子,說白了,就是有理由不判死刑。最高人民法院也努力地在促成殺人類死刑案件的民事和解,盡量少殺,不少案件在死刑複核階段因達成民事調解被發回重審而改判。但是,毒品犯罪案件卻沒有這樣的出口。一旦數量達到了,證據確實充分了,就沒有理由不判處死刑。


第三個關鍵詞就是“辯護”。談到辯護,我覺得有點班門弄斧了。在過去的七、八年時間裏,我的身份是公訴人,沒有辯護的經曆。但是,因為我辦理的案件都是死刑案件,案件都有辯護人,所以有幸與大律師在法庭上相遇、切磋,領略了很多知名律師的風采,學習了很多。但是也見過許多不盡如人意、甚至是失敗的辯護。多數不成功的辯護表現為觀點沒有擊中要害,泛泛而談、不疼不癢。之所以辯護效果不好,原因很多,有的可能因為辦理刑事案件的經驗不足,有的可能是沒有認真閱卷、認真研究,還有的可能是沒有完全認識到毒品死刑案件的特性,以一般案件的思路、方法來辦毒品案件。當然,因為我沒有辯護的經驗,今天更多的是以一個前公訴人的角度,談談公訴人辦理毒品死刑案件的思路和視角,以及我所了解的毒品死刑案件中的那些“秘密”。這種換位的思路,或許能給各位律師以啟發。


一、一定純度基礎上的數量是判處死刑的主要依據


不管是法官,檢察官還是辯護人,介紹一個重大毒品案件的時候,第一句話往往就是我辦的案子毒品數量多少多少(當然,數量多不能代表疑難、複雜。實踐中往往是小案難辦)。表明,大家潛意識裏都認為毒品數量對毒品犯罪的量刑極其重要。我主張“毒品數量是判處死刑的最主要依據”,可能會有人提出異議。理由可能是,比如武漢座談會紀要規定,毒品數量是判處死刑的主要情節,但不是唯一情節。你在這裏講,是不是太絕對了?是不是與法律規定相悖?我想,這是兩個層麵的問題。座談會紀要是從立法層麵講,我是總結司法實踐的規律,因為在司法實踐中,如果數量達不到判處死刑的標準,根本不需更,更不允許考慮適用死刑的問題,所以我講毒品數量是判處死刑的最主要依據。下麵講三個觀點。


1、從橫向看,全國各地實際掌握的判處死刑的毒品數量標準不一,相差很大。


一般而言,毒品犯罪的重災區,如雲南,實際掌握的判處死刑的標準是低的,目的在於重點打擊,以嚴厲懲罰震懾犯罪,實現一般預防的目的;而在毒品犯罪形勢相對較好的地區,如上海,實際掌握的標準要比雲南高。這是實務現狀,最高人民法院在死刑複核時,也是根據各地實際掌握的標準進行。


當然,可能有人會提出質疑,講這樣不對啊,同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什麽不一致?憑什麽在我這裏不判死刑,到你那裏就判死刑了?法的統一性哪裏去了?


從理論探討的角度,這種質疑並非完全沒有道理,但在個案辯護上沒有多少作用。如果非要堅持,反例其實存在。比如,我國刑法347條規定,販賣冰毒50克就可以判處死刑。但八哥电影都知道目前實務中的標準遠遠超出了這個規定。所以,八哥电影要理解現實和立法規定是存在一定差距的,也要理解刑事政策存在的必要性和正當性。明白這個背景,就能對為什麽不同省份的量刑標準不一致有一個全麵的認識。明白這個背景,在辯護時就應該去想法設法搞清楚案件發生地實際掌握的標準,而不是用其他地區的標準來進行比較,來進行論證,因為這樣的辯護往往是沒有說服力的。


2、從縱向看,在限製死刑、控製死刑適用的政策背景之下,為了減少毒品犯罪的死刑適用,各地法院實際掌握的判處死刑的數量標準會逐步提高,而這種提高往往會導致部分未決犯“起死回生”。

 

今年年初兩高《關於辦理貪汙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出台之後,坊間流傳一個段子。說是《解釋》出台後,看守所裏麵的歡呼雀躍,高呼我黨萬歲,監獄裏麵的捶胸頓足,破口大罵,最慘的是那些通了關係爭取盡快判決到監獄服刑,剛到監獄司法解釋出台了。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對毒品死刑案件辯護時,不要求快,程序越慢,機會越多,萬一剛好碰上標準提高了,不就活下來了嗎?


3、毒品含量必須達到一定的標準。


我國刑法對毒品的認定規則是,隻要含有相關毒品成分,不論含量多少,都認定為毒品,這是定性方麵的要求。刑法347條規定的量刑檔次,最主要的依據是毒品數量。但是,對於死刑案件而言,不能僅關注毒品數量方麵的要求,還應該關注含量方麵的要求。


根據兩高三部2007年《辦理毒品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意見》,毒品犯罪判處死刑必須有含量鑒定。為什麽?因為隻有含量與數量一起,才能更客觀、更全麵地衡量毒品的社會危害。否則,即便數量超過判處死刑的標準,仍不能判處死刑。因此,八哥电影必須理解,判處死刑的數量標準講的是達到一定純度基礎之上的數量,而不是任意純度的數量。


昆明毒品運輸辯護律師說曾經有這麽一個案件,被告人販賣冰毒十幾千克,但是含量僅1%左右,折算成70%多的冰毒,數量尚未達到實際掌握的判處死刑的標準,故二審八哥电影建議作出“公正”審判,二審法院采納了這個意見,改判死緩。因而,在做毒品死刑案件的辯護時,八哥电影必須注意,沒有含量鑒定的不能判處死刑,含量極低的需要折算,折算後尚未達到數量標準的,也不判處死刑。比如,目前甲基苯丙胺晶體的含量都在60-70%多,如果明顯低於這個標準,就應當就行折算。


二、共同犯罪罪責最重的判死刑


大宗毒品犯罪的顯著特點之一就是共同犯罪多,單人犯罪少。共同犯罪的量刑原則是,按照各共犯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地位量刑。因而,在毒品死刑案件中,應當充分注意到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精確、細致區分。實務中,一般的規則是:


1.主犯判死刑,從犯不判死刑。這個很好理解,不再贅述。


2.同為主犯,地位作用也有區別,應該細致區分。這個細致區分,離不開前麵所講的一個前提,即我國限製和控製死刑的政策。在這個政策的影響之下,一般案件如果不是數量極大,實務中基本僅判處一個死刑。因此,在這樣的案件中,是否被判處死刑,不是取決於自己犯的罪行是不是嚴重到應當判處死刑的程度,而是取決於與其他同案犯相比,看誰的作用地位更輕,是同案犯之間的賽跑。區分的基本規則有,提起犯意的比附和的作用地位高,積極聯係上下家的比消極配合的作用地位高,出資的比不出資的作用地位高(出資多的比出資少的作用地位高),以販毒為業的比偶爾參與的作用地位高,獲取銷售利潤的比拿少量固定報酬的作用地位高,等等。這些區分必須通過對證據的細致入微的分析才能得出,隻有這樣才能為當事人爭取到最大的利益。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有兩個小的技巧。一是在工作方法上,可以通過列表的方式突出進行比較,圖表直觀、清晰,法官容易閱讀理解。二是注意法庭辯護意見發表方式。一種方式是,講另外的被告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如何如何高,罪行如何如何嚴重,另一種方式是,講自己的當事人比其他被告的作用地位低。這兩種方式,我覺得第二種更好,因為這種方式不易引起其他辯護人、被告人的反感。而第一種方式像是公訴人在指控犯罪,與辯護人的身份不符。


3.同案犯在逃時,應全麵分析在案的被告人作用地位。在毒品犯罪案件中,經常出現的情況是,被告往往不是同一時間被抓獲的,甚至有的被告可能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抓捕不到,在此情況下,司法機會一般會對已經到案的被告人先行審理。根據毒品犯罪的規律,往往是大毒梟在幕後,其他作用地位相對較低的人衝在第一線,這樣的人被抓的幾率就會大於毒梟。在這樣的案件中,一定要把視野寬到全部犯罪人,而不能僅僅局限於在案處理的被告人。否則,自己的當事人可能在在案處理的被告人當中作用地位最大,因而被判處死刑。


4.注意分案處理的情況。這個問題與上一個問題有關,也與毒品案件管轄混亂的現狀有關。上一個問題談到,其他被告無法到案的情況,而這裏要講的是,被告人到案時間盡管不同,但是相隔不久,但案件可能被指定給其他偵查機關辦理。前麵已經談到,死刑判決的一個重要規則是,一個案件一般僅判處一個死刑。因而,從辯護的角度來講,要注意或者跟蹤其他被告人的處理情況,進而比較被告之間的作用地位,避免自己的當事人在同案處理的案件中因為作用地位最大而被判處死刑。實踐中有極端情況,三名被告人先後到案,公安機關並案移送審查起訴,公訴機關分案處理,三個被告人一審均被判處死刑。但是在二審中,很遺憾,我沒有聽到辯護人提出因分案處理、需要與其他被告人相比作用地位的情況。發現這樣的案件線索也不難,因為另案處理的被告人會在起訴書、判決書上說明另案處理,關鍵是要有這種意識,去發現,發現了才可能利用這個去辯護。


5.上下家不是共同犯罪。這個是理論上可能會有爭議,但實踐中一般不認可上家與下家是共同犯罪,武漢會議紀要也進行了明確。所以在上下家被同案處理時,堅持認為上下家是共同犯罪,倒不如從誰起意交易、誰更積極主動等方麵辯護更為有效。


三、看懂、看透技偵措施及技偵證據


在大宗毒品犯罪中,技偵措施的使用十分普遍。實務中,技偵措施的作用在於三個方麵,發現犯罪線索、抓捕嫌疑人、獲取技偵證據三個方麵。這裏主要談技偵措施以及技偵取得的證據(材料)。


1.技偵措施在實務中存在的問題

 

首先,就技偵措施的審批程序而言,根據刑訴法第148條的規定,重大毒品犯罪采取技偵措施,應當同時符合兩個條件:第一,必須在立案以後;第二,必須經過嚴格的審批程序。但是,毒品案件的卷宗中很少(基本沒有)有采取技偵的審批材料,技偵措施是否經過審批、是否超過審批的時限、是否與審批的種類不符等都無法查明,即采取技偵措施的合法性無法證明。


其次,就技偵證據轉化而言,目前沒有統一的規則,實踐很亂。實務中存在的方式有:(1)偵查機關做書麵記錄,記錄人簽名蓋章(有的簽名蓋章也沒),但是這種記錄是否全麵、是否準確也值得懷疑。就全麵性而言,辦案人員會不會因定案需要而舍棄一些對被告人有力的內容,是值得懷疑的問題。就準確性而言,中國語言十分豐富,方言、俚語、行話很多,而記錄人員由於社會閱曆、語言能力、理解能力的限製,導致記錄的內容與客觀情況可能會有所區別。因而,影響到準確性。針對這種情況,實踐中極個別案件會使用聲紋鑒定,但聲紋鑒定的科學性還不是很高。(2)實踐中還有一種轉化方式,即根據技偵記錄,長段發問,要求被告人回答“是”還是“不是”。這種方式有誘供之嫌。技偵措施的這些先天性缺陷,都需要在辯護時予以充分的注意。


最後,技偵證據的質證規則離庭審實質化要求還有差距。刑訴法第152條規定,必要時,技偵證據可以由審判人員在庭下核實。實踐中,這條規則演變為,技偵證據全部在庭下核實,不在開庭時公開質證。(但是,近期也有新的傾向,如果辯護人堅持,有的審判人員會讓辯護人閱看相關記錄。)


上麵講了技偵證據的三個問題,既是問題,又是非常好的辯點。非常遺憾,在我的辦案經曆中,很少見到辯護人提到這樣的問題。而是一直在論述根據所謂在案證據,被告人不構成犯罪,應當無罪釋放,辯護效果可想而知。是不是真的認為案件沒有技偵證據?如果明知有,仍然不從技偵證據本身去辯,是一種不合格的辯護策略。


2.技偵證據雖在幕後,但作用關鍵:第一,一定要注意到技偵證據在大宗毒品案件中十分普遍,第二,作為辯護人還要理解,有技偵,案件怎麽辦。


舉個例子。在某人住處查貨20公斤冰毒,定什麽罪?我想第一感覺是定販賣,因為這麽大的量放在家裏,不可能全部用於吸,不可能全部用於送,最大的可能是拿來去賣,因而可以推定有販賣毒品的故意,定販賣。但是八哥电影可能看到這樣的案例,比如在家裏查獲了30公斤冰毒,而判決卻認定了非法持有毒品罪。什麽原因?絕大多數的回答肯定是證據問題--沒有證據能夠證明他實施了販賣的行為,證明販賣的證據缺少。這個回答沒有錯。但是這裏的“證據”到底是指的是哪些證據?好多人認為是判決書采信的證據。根據嚴格的證據裁判原則,似乎這個回答是沒有問題的。但如果隻認識到這一點,我覺得還不深刻,而且會給毒品犯罪的辯護帶來錯誤的思路。再舉一個相反的例子。如果你研究大量的毒品犯罪的案例,你會發現好多案件判決書中根本沒有能證明被告有販賣的主觀故意的證據,怎麽就定了販賣毒品呢?是不是判錯了?其實不是。因為判決書的背後還有技偵證據(材料)。所以,30公斤定了非法持有沒有定販賣,不僅是判決書中列明的證據不能證明販賣,更重要的是,技偵材料中也沒有定販賣的證據,所以定非法持有。要理解,是技偵材料不能證明被告人是販賣,而不是判決書中沒有定販賣的證據。隻有理解到這個程度,才是到位了。(當然這裏還透露出另外一層含義,技偵不光是對被告人不利的,技偵中也有對被告人有力的證據。)同樣,那個判決書中沒有販賣證據而最終定販賣的,也是因為技偵。


講技偵措施重要,還有另外一個方麵的含義,因為技偵不僅影響定罪,也影響量刑,甚至決定到死刑的適用。毒品案件中,常見的一個辯護觀點是,毒品沒有流向社會,沒有造成實際的社會危害,不應對被告人判處死刑。但是往往判決對這樣的辯護理由不予采納。許多辯護人對此十分糾結,控訴現在的法官太狠了,沒有造成實際的危害,仍然判處死刑,一點都不人道。事實真的是這樣嗎?辦理毒品案件,你要知道辦案機關手裏有技偵,這是公開的秘密。不然公安機關怎麽就這麽牛?在高速公路道口,攔截了一輛車,一搜,車上幾十公斤冰毒。其實人家早就盯上你了,隻是在等待一個合適的機會動手。所以,你要明白,在被定罪、被查獲的毒品背後,之前可能有許多宗、許多次、更大量的毒品已經流向社會了。明白了這個道理,才算真正的看懂了判決。可能會有人講,為什麽第一次發現的時候不抓捕,非要等到“養”大了再抓?還可能有人講,判決書上沒有認定的事實,就不能作為定罪量刑的依據!這是問題,但不是今天要講的問題,今天的目的是給大家提供思考的方向。


四、全麵認識、善於利用毒品查貨環節的問題


《辦理毒品犯罪案件毒品提取、扣押、稱量、取樣和送檢程序若幹問題的規定》今年5月24日已經出台,規定十分詳盡、具體。有人就認為充分發揮這個規定的作用,辯護的空間更大了。我認為從長遠看確實如此,但是目前應該保持謹慎的樂觀。關於毒品當場稱量、封存等,其實司法解釋早就有規定。但實踐中真正做到的有多少?真正因為這些瑕疵(或者違法)而判無罪或者從輕判決的有幾例?我想大家可能心裏十分清楚。所以,我想談的是,在具體案件的辯護中,隻談沒有現場稱重,沒有現場封存等等,而不進一步通過其他證據使法官內心產生懷疑,即毒品可能會被汙染或者人為添加等情形,很難起到實際作用。因此,八哥电影得正確的理解這個規定,因為現實和立法規定是存在一定差距的。這是講的一個大方向問題,下麵談一談一些細節性問題。


現在,在實踐中,偵查人員也注意到搜查、扣押的重要性,並采取一些方法盡量規範固定證據,比如,對搜查現場進行錄像。但拍攝質量卻存在許多可推敲之處。從道理上講,拍攝的焦點應當是毒品,怎麽搜到的?毒品的放在什麽地方?什麽包裝?晶體還是液體還是粉末狀?毒品是怎麽讓嫌疑人辨認的?怎麽封存的?這些過程應當有,沒有做到就有理由去懷疑。


還有許多案件,偵查人員扣押毒品,錄像也有,但是因為扣押的現場是在高速公路道口,必須得把毒品帶回辦案機關,但這個過程還是比較隨意的。比如,在一個案件中(非死刑案件),公安機關抓獲了欲進行交易的毒品上下家,當場查獲了毒品。但是在將毒品帶回辦案機關的時候,隻有一位偵查人員,偵查人員將毒品帶回辦案機關之後,把毒品遺忘在了車上,後來經過24小時才想起來。一位辦案人員攜帶毒品,在車上遺留24小時,這些過程就有很多文章可做。後來這個案子的下家對購毒的數量有辯解,稱不是後來偵查機關認定的那麽多,辦案機關費了很多周折才把案件消化掉。如果死刑案件中也存在這樣的問題,保命還是有希望的。


再談一個案件。公安機關抓獲了犯罪嫌疑人,但是沒有查獲毒品。嫌疑人交代毒品在車門的夾層中,因為這個車門做了特殊處理,所以偵查人員無法打開。然後偵查人員就將車開到修理廠,用專業工具將車門打開了,查獲了毒品,後來拍照讓嫌疑人辨認,嫌疑人稱自己是馬仔,沒有見過毒品,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的,而主犯不認罪。這樣一個查獲過程,完全是在偵查人員的單獨參與下完成的,其中也有很多可以懷疑的地方。偵查機關留下了這樣的瑕疵,這樣的空間(當然不是有意的),辯護人就要去把他利用好,利用充分。


最後談一下指紋,提示一些思路。規範的搜查、扣押要求偵查人員戴手套。但是不戴,會產生什麽樣的後果?會不會損害指紋?毒品案件中,八哥电影經常看到偵查機關出具個工作情況,說指紋沒有鑒定條件。但是為什麽沒有鑒定條件?是不是搜查、扣押的時候不小心破壞掉了?如果你的當事人是運輸毒品,如果能檢驗出來包裝物上麵有其他人的指紋而不是你當事人的指紋,如果他進而否認明知,是不是可以印證一下呢?還有另外一種情況。有的搜查過程中,公安機關由於執法不規範,讓當事人接觸了毒品,後來在包裝物上檢出了他的指紋,但是這個指紋鑒定的意義就不大,因為不能證明是作案時留下的還是搜查時留下的。所以,規範扣押很重要,如何利用不規範扣押來辯護,思路更為重要。


總之,昆明毒品運輸辯護律師在辦理毒品死刑案件過程中,要充分了解毒品死刑案件的特點,要充分了解毒品死刑案件使用的特殊偵查手段,要充分了解司法規則,要充分了解公訴人、法官的辦案邏輯。

 

 八哥电影律師網找律師

掃一掃隨時隨地找律師

谘詢電話:0871-63939688

來源: www.yourblackgays.com 時間:2017-02-20       瀏覽: 1396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