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电影
聯係被窝电影
公司名稱:成都被窝电影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崇州經開區宏業大道北段1169號
公司座機:028-82223088
公司傳真:028-82221322
聯係人1:牟道勝(營銷副總)
手機:180 8016 3089
聯係人2:毛傑(營銷總監)
手機:183 8206 6776
聯係人3:邱小兵(營銷總監)
手機:173 1305 8358
被窝电影你現在的位置:被窝电影 > 被窝电影 > 被窝电影 >
改革開放40年 中國印刷業創造的奇跡
更新時間:2018-12-19 09:21:37 字號:T|T
【中國包裝網訊】在40年的時間軸上,全麵回顧中國印刷業的日新月異、風雲激蕩的四十年,也別有一番滋味。1978年12月18日,黨的十一屆三中全...
\【中國包裝網訊】在40年的時間軸上,全麵回顧中國印刷業的日新月異、風雲激蕩的四十年,也別有一番滋味。
1978年12月18日,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拉開了中國改革開放偉大征程的序幕。40年風雨砥礪,40年昂首奮進,中國印刷人用闊步前進和辛勤汗水,在世界印刷業發展史上書寫了製造業的壯麗詩篇,創造了不可思議的奇跡。
1978:他們從這裏起步
1978年,仍蝸居於30平米瓦屋,靠接國營印廠不願幹的髒活累活為生的上海界龍,等來了屬於自己的春天。這一年,界龍接到一筆德國某手帕公司的印製業務。該訂單要貨急,且需要使用新技術,滬上國營印刷廠都不肯接手,界龍“自告奮勇”接了單。麵對技術極為薄弱的囧境,界龍創始人費鈞德毫無怯色,他三顧茅廬,誠摯邀請其他廠的技術人員在休息日到廠幫忙設計,結果獲得了******桶金。不僅順利完成訂單,出口創匯20多萬,而且受到外貿部的表揚和同行的青睞,一舉奠定在上海印刷圈的地位。
1978年,19歲的謝力健看著伶仃洋邊的張家邊鄉窮得可憐兮兮,從那個曬幹汗珠子的采石場一步跨出,來到中山名鎮小欖,花8000買下了一個淘汰的小廠設備,回到自己的家鄉辦起了“張家邊印刷廠”。那會兒珠江三角洲‘三來一補’企業遍地開花,產品包裝成為許多企業的必需品,印刷廠生意越多。謝力健的成功給了當地人極大的鼓舞,整個張家邊的印刷廠如雨後春筍的出現……僅十年工夫,原來沒有像樣企業的張家邊,成為中山******個被國家命名的產業基地——中國包裝印刷產業基地。而過去的“張家邊印刷廠”,幾經資本引進,成長為如今員工6000人,產值15個億,正引領中國印刷業向數字化和智能化轉型升級的領軍企業中榮集團。
1978年,天主教會在香港仔田灣成立的印刷部門遷往香港堅道明愛中心內,於內裝置先進的照排、影版(照相製版)、膠印、裝訂等器材,並將該印刷部定名為明愛印刷訓練中心。1979年,由薛濟傑博士創辦中大印刷集團有限公司,初為一小型公司,專門印刷標簽。隨著業務日漸擴充,成立雅大柯式印刷有限公司,並成為3M授權標簽加工商之一。
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窗口的深圳,1978年的印刷業幾乎一片空白。1979年8月,******家“三來一補”印刷企業——深圳市印刷製品廠成立,並於1982年10月改製為中外合資企業深圳嘉年印刷廠,與此同時,天明美術、粵海旭日、美光等一批外資印刷企業相繼成立。
1978年,經國務院批準,印刷工藝係改建為北京印刷學院。經過50多年的發展建設,學校初步形成了傳媒科技、傳媒文化、傳媒管理、傳媒藝術四大特色學科專業群,建設了具有時代特征的數字印刷、數字出版、數字媒體藝術、數字媒體技術構成的新型數字媒體專業群,擁有4個北京市重點建設學科,7個一級學科碩士學位授權點,2個專業碩士授權點,20個二級學科碩士學位授權點,24個本科專業。
絕處逢生:中國印刷業走向光輝燦爛
建國初,我國的印刷業偏重於書刊報紙的印刷。不過,十年“******”的空前浩劫使經過17年艱苦創建起來的社會主義出版事業被極大摧殘和破壞,中國人的讀書鏈條首先從源頭斷裂。據《當代中國的出版事業》一書統計,“******”前,全國有出版社87家(不包括副牌),其中,中央級38家,地方49家,職工10149人(其中編輯人員4570人);“******”開始後,經撤銷和歸並,1971年年初,全國出版社僅剩53家(中央級20家、地方33家),職工4694人(其中編輯人員1355人)。
“******”時期,在圖書市場上合法出版和流通的圖書隻剩下毛澤東著作、“革命樣板戲”和“兩報一刊”社論匯編小冊子等清一色讀物。據《當代中國的出版事業》統計,1966年——1970年,全國出版的圖書中,“毛澤東”成為占有壟斷地位的關鍵詞。毛澤東著作以43種文字共出版42.06億冊,其中,《毛澤東選集》(1卷——4卷)普及本6.9億冊,合訂本5400萬冊,《毛主席語錄》10.53億冊,《毛澤東著作選讀》和各種單篇、匯編本24.09億冊。與此相應,馬恩列斯著作共出版891.5萬冊。相比之下,一般圖書少得可憐,隻出版2729種,總印數34.52億冊,而且,極左氣息濃重。從某種意義上說,它們隻是紅色政治的補充。
1977年,當無數髒兮兮的手傳遞著《人民日報》關於恢複高考的消息後,舉國沸騰了。照計劃,這一年冬天大學隻招20萬名學生,但是報名者卻多至570萬人。但是,政府在倉促之間完全沒有料到,可以用來印製考卷的紙沒有了。那時候中國的紙張產量本來不多,大部分還都拿去印了“紅寶書”,或者拿去書寫大字報和大標語。那時,《毛澤東選集》第五卷六個月前剛剛出版,此為當時中國******件大事。全國所有的印刷廠都在開足馬力印刷“紅寶書”,已經印了2800萬冊,還不夠呢。這一棘手的問題經過一級一級上報到中南海裏,結果就促使黨中央做出一個決定:將印刷《毛澤東選集》第五卷的紙張調出,全力以赴印出高考試卷。消息甫出,所有的人都為之驚歎:時代真的不同了!
隨著1977年12月全國出版工作座談會的舉行,中國出版印刷業迎了春天。1978年,為緩解持續10年的書荒,滿足讀者強烈的閱讀需求,原國家出版局作出重要決策,由京滬一些大社集中重印新中國成立以來35種中外文學名著。這批重見天日的著作受到廣大讀者的追捧,一書難求,洛陽紙貴。
由於20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國印刷設備總產量大約2萬——3萬噸,產品的技術水準和規格品種遠不能滿足印刷業發展需求,也導致書荒現象席卷全國,嚴重製約了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的傳播與發展。1980——1990年間,國家共投資10億對印刷和印刷設備器材工業進行技術改造,書刊印刷實現了“激光照排、電子分色、膠印印刷、裝訂聯動”的目標,印刷效率與質量顯著提升,印刷能力達到3070萬令。
如今,我國印刷工業突飛猛進,並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印刷總產值由1978年不足50億增加到2017年的1.21萬億。印刷企業數量由改革開放初期1.2萬家發展到目前的10萬家。圖書品種:1978年2萬種,2017年51.2萬種;期刊品種1978年930種,2017年10130種;報紙品種1978年186種,2017年1884種。
到“十三五”期末,印刷業總產值將超過1.4萬億,位居世界前列,數字印刷、包裝印刷和新型印刷等領域保持較快發展,印刷對外加工貿易額穩步增長。
昂首前行:續寫中國新的發展奇跡
如今的印刷業,早已不是當年那種主要承擔印刷政府文件和報紙書刊,警察守衛印刷廠的神秘產業了,印刷已經走進了人們生活的方方麵麵。印刷業廣泛服務於國民經濟和居民生活中的各個行業,如食品飲料、日化、電子通訊、煙草、醫藥、服裝等領域,服務領域廣泛,其發展與其下遊服務領域的發展狀況息息相關。
進入“十三五”時期,中國的印刷業開始向“綠色化、數字化、智能化”轉型升級,印刷企業在清潔生產、環保治理、綠色印刷、智能發展等方麵很下苦功,也取得了顯著的成績。
2018年10月24日,在蘭達在上海舉辦的VIP貴賓雞尾酒會上,Landa全球首席執行官Yishai Amir先生與中榮印刷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黃煥然先生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這標誌著首台可以真正意義上替代傳統膠印的納米數字印刷機將於明年在中國投入使用,而且宣告中榮與蘭達攜手,對仍然占據95%份額的傳統膠印領域的大規模替代拉開了序幕。
近幾年來,我國在綠色印刷方麵取得了巨大進步。“十二五”時期,我國的綠色印刷實現了從無到有,從印製環節到編印發環節全覆蓋,從“末端處理”到“源頭削減和過程控製”的巨大轉變。數據顯示,目前,全國超過一半的印刷企業采取了環保節能措施;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共發布4項綠色印刷行業標準;12億冊中小學教科書和1億冊青少年讀物實現了綠色印刷;60%的票據實現了綠色印刷;已有1031家企業通過綠色印刷認證,210家企業通過了清潔生產審核;采用綠色印刷的出版物涉及到全國40%的出版社。
作為世界印刷大國,我國的印刷水平早已躋身全球領先行列,而且在印刷技術上也頗有見樹。從1998年起,我國印刷業技術水平已有大幅提升,相關專利申請量波動上升,至2017年達到頂峰,為12417件。
印刷業是經濟、技術和文化相結合的朝陽產業,隨著中國經濟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也意味著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對印刷業發展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在改革開放四十年周年來臨之際,中國印刷業又重新站在新的起點上,在伴隨中國經濟新一輪發展中,必將實現自身的創新轉型,開創在新時代高質量發展新局麵。